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星座运势

我和天蝎座错误的相遇

作者: 总推荐:48 更新时间:2024-01-08

内容阅读

我狮子座和天蝎座错误的相遇

狮子座对天蝎座执着的代价

我是狮子座,他是天蝎座。我们的认识是个误会,是个很错误的认识。

命运的安排

04年三月的一天晚上,风有点大,本来约了男朋友去五羊新城吃宵夜的,但皆于风大,所以叫他不要过来接我落班了,他听到不用过来等我落班,当然开心啦,但没想到就因为他的所谓嫌麻烦,所以就改写了我跟他的命运。那晚落班前一个还算几好下的同事约了一班朋友出去玩,叫我一起去,其实我兴趣不太大,不过见她诚意有加就答应了。她的朋友因要去机场接个朋友,所以就叫了另一个朋友开车过来接我们,我们约好在东门口等,当我们出到门口时已见到一台奥迪A6停在一边因为大家都未见过面,各不认识,我同事走上前,一个男很有礼貌的把头伸出来问了句:“你是XX?”我同事应了一句,那男就落车很有风度地为我们开门,我同事坐在前面,我很自然就坐在他们的后面了,其实可能因为灯光问题,那个司机哥哥也不开灯,在车上半小时后我仍然没看清那个哥哥的样子,一路上我跟他只说了一句话,还是他用普通话跟我说:“你叫什么名字?平时都去哪里玩?”我只跟他说了我的姓,平时很少出去玩。

后来他把我们车到中山三路的那间新冶,落车后我们自然就跟着他进去了,找到位置后,我们都坐下,然后他叫了一打百威,一坐下来我才完全看清他的样子,身高176,也算瘦的那类型,样子不是很帅,眼睛是单眼皮,而且打扮还是一般呢,一个普通的无法再普通的24岁男孩,如果平时在街上去看到这样的一个男人,我绝对是连眼皮也不看他一下,刚开始就只有我同事跟他在闲聊,而我就一个人傻傻地坐在那里,无聊的不知要怎样办的时候,我男朋友给我打电话来,我以最快的速度,虽然新冶里面的空间小的无法再小,我还是碰碰撞撞地跑到外面烈士陵园门口去接那个电话,因为我怕我男朋友又说我不听他的话,跑到外面去喝酒了,给男朋友交代了我已经回到家,而且还准备睡觉时,我笑眯眯地走回座位,那个小眼睛的家伙见我回来,笑眯眯地问:“怎么跑到外面去接电话?男朋友找你啊?”我笑笑说:“哈……别以为自己很醒目,我是不会告诉你的,而且是谁你也没必要知道。”那时候我只知道自己的心很甜,因为正在享受爱情温暖的我哪管的了他是谁,而且我也没理会那个小眼睛的心里是想什么,更没顾及他的面子。他看看我,很无奈的样子。

过了10分钟后,他推了推我,说:“一起玩,好吗?”我说:“好啊!玩什么?”他说:“无所谓啊,女人万岁啊!”我说:“你挺会哄人开心的,但是我最讨厌男人说这话,那你们男人就是千岁罗。”我想他肯定会发脾气,但没想到他的量度是那么大,他只是在笑,有种给人笑里藏刀的感觉,我突然不知哪来的冲劲说了声:“我要出去买烟,你们先玩。”他对我说:“我去帮你买吧,一个女孩子跑到外面去危险啊!”我看他那么有诚意就说:“好啊,顺便帮我把手袋放在车上,免得弄疼我的肩膀啊。”他一声不说,就帮我跟我同事的手袋都拿去。看着他的离去,我笑笑着说:“笨小孩!”我同事说:“你可别玩的太过分,他毕竟是我朋友的好朋友,虽然我都是第一次见他,但看的出这个人的人品还是很不错的。”我笑笑说:“我还担心今晚会不会被他玩呢?”

过了15分钟还不见他回来,我开始着急了,问我同事:“不是该给你的朋友电话,问清楚他,刚那个男是谁?而且还要叫他马上过来。”我同事看着我说:“怎么啦?怕人家把你的手袋拿走,不回来了?你怎么这样那看我的朋友?你放心好啦,他可能马上就回来了。”过了一会儿,终于看到一个我想要见的物体回来了,他手了拿着一包硬双,还有打火机,我问他:“你不抽烟的吗?”他说:“抽烟有害身体啊,我不碰那东西的。”我说:“还是我见的第一个不抽烟男人啊。”他说:“哈,原来我还是第一个呢?”说完他竟然又跟我说了一句很搞笑的话,就是:“你怎么一整晚都跟我说普通话?我会说白话啊。!”哎,真是气死我了,是他从上车到现在他一直都跟我说普通话,我还以为他是外地人,要尊重他,怕他不会听白话,所以才说普通话,没想到他竟然说这句,真是让我哭笑不得,真是气死老百姓罗,我说:“好啊,那就说白话,免得一会说我的普通话不标准。”说完我们就开始开战,一晚来我跟他两个人就喝了两打啤酒,因为我的同事跟她后来的朋友都是坐着在看我们的精彩表演,除了听到他们的高呼声之外,就没有其它任何一点有贡献的事了,如果我跟那小眼睛哥哥其中有一方输了,他们肯定更加大声,是逼我们喝酒啊,那时我才发觉原来朋友是这样利用的。

不知道我们喝完两打多的酒之后是几点了,因为我已经有点感觉飘飘然了,有点醉意,在我们去拿车时,他们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,我跟着那个小眼睛,他扶了我上车,然后他开着车,不知要载我去哪里,我虽然有点晕,但我没看错的话,那时他开车的速度是120公里,看着他熟练的又拐又转后,终于到目的地了,原来他是带我去吃潮州粥,但远得有点恐怖,好像是黄埔那边。

吃完宵夜,他问了我地址,就开车送我到家门口,后来的事就忘了,我只记得在我开了门,准备关门时,他说了一句:“我叫小明,我的电话138XXXXXXXX,有时间给我电话。”

第二天我休息,中午他给我信息:“在干什么?睡醒了吗?昨晚不好意思,把你灌成这样,起床就吃点东西。”我见号码不熟悉,所以没复他,不过我知道是他,我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知道我的电话号码。过了五分钟,又来了:“怎么不复我信息?很忙吗?”我马上复:“SORRY!本小姐工作中,别烦着我睡觉。”他复:“不好意思,你继续吧,晚点找你。”

再次有意的相见

两天后的一个晚上,我准备下班,他给我电话,说:“你知道我在哪里吗?”我说:“大哥,你老人家在哪里关我什么事,没兴趣知道啊。”他说:“是吗?我在东门等你,”下班后我不知道是什么促使我向东门的方向走过去,到门口就看到他的车,虽然我不知道他的车牌号码,但可以认得出他的车,银灰色的奥迪,可惜不是A4或TT,要不我可上去了不愿下来,一上车我就问:“黄总,怎么这么有空啊?又想带我去哪里了?可别卖我猪仔啊!”他说:“我还以为你天不怕,地不怕,原来你怕人家卖你的猪啊?呵。?”我笑笑说:“是啊!我最怕就是遇到那些额头没有写着“色狼”二字的狼啊。“上车不久,我马上打电话给我住在黄石路跟员村,石牌的朋友,叫她们一起出来吃宵夜,而他就按着我指的方向走,所有人都集合了,他竟然叫朋友出来帮拖,后来我们去了黄石路那边吃宵夜,因为我的朋友说那边有好东西吃,谁知,真是又远又难吃,比我自己煮的差的多。

吃完宵夜,他叫他的朋友帮他送走我所有的姐妹,而我就由他来负责,在送我回家的途中,他说:“上白云山顶部吹吹风吧,我有点醉意,想清醒一下,你的姐妹们可真能喝啊。”我心想:这家伙也真的会想,早有安排了,还想制造点浪漫,看你能使什么花招。我随意回答:“顺便吧,无所谓。”上白云山的路真的是九曲十三弯,路的光线也不太光,一路上他开着很大的音响,像是在庆祝什么那样,他说:“你知道吗?在见你的那晚我就觉得你很特别,很与众不同,很有个性,我喜欢这样的女孩子,所以我想追你,你会给我机会吗?”虽然心里听到很开心,但口里我还是冷冷地说:“是吗?真有那么一回事吗?不过你眼光可真差啊,我一直都是目中无人,而且总给人很酷的感觉,如果你不怕死的话,那就试试看吧,死在我手里可是件很痛苦的事,你可要考虑清楚啊。”他竟然说:“那看谁怕谁,你总有一天会对我死心踏地,我有信心。”我望着车外那些慢慢走远的路灯叹了一声:“现在的人说话怎么都那么不害羞啊,脸皮厚的连子弹都打不穿啊,真可悲,都不知道是哪来的猖狂汉啊!”他没说一句话,只对着我笑了几声,那声音听起来可真的有种刺骨的感觉。在白云山上,他把车靠在一边,我走下车,忘着广州市的夜景有种很舒服的感觉,我忘了他的存在,一个人在享受着,突然他的双手套住我的腰,把头挨在我的肩上,说了一声:“在什么啦,在想我们的未来吗?”我马上推开他说:“再靠过来就把你踢下山底,马上滚开,最讨厌没礼貌的东西。”他笑笑说:“从没见过有女人跟我这样说话,而且我都算没礼貌吗?”我头也不回地跑到车上拿了手袋就跑,他追上来拉住我的手说:“别走,这一刻,我需要你,可以陪我聊一下吗?”看到他那忧郁的样子,我被他那时的眼神吸引住,脚也不受控制忘他的方向走去,我跟他都坐着护拦边,我把头靠在他的肩上,我们一坐就一个小时,大家都没说一句话,就这样静静地坐着,直到他推推我的手说;“晚了,走吧,送你回去,以后再来,希望下次再来时,我们是手拖着拖在散步。”我跟随着他的步伐,上了车,从那一刻,我看到他的不开心的一面,我很想去了解他,安慰他,虽然表面总是笑哈哈的他,其实在他的内心里,他有很多的不开心,他不说,我能感觉到,但他想说时总会跟我说,我一直都这样认为,在送我回到路口时,我说:“再见!不用送我进去了,开车小心点。”然后我下车,在我要走的那一刻,他突然下了车,走到我面前,强吻了我一下,就那么一下,我觉得我跑不掉了,他将会走进我的世界里,不为那一吻,为的就是他的眼神,那双会说话的小眼睛,我狠很地说了声:“死开,你找死啊,下次找你算帐。”他顽皮地笑着:“好啊,下次变本加利。”我头也不回地回去了。

猜你喜欢

合作留言